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火山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初读小学挨饿饭,七十年代上煤矿,刚结婚计划生育就赶上,转岗分流遭冲击,爬陡坡,度难关,一样都没逃脱过,现在还在埋头干,一千多元过生活。一生喜好交朋友,家无积蓄饥荒多。好在一家多和谐,吃好吃坏心满足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一次支农(上篇)  

2010-10-17 18:55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
   

  一段挥之不去的往事浮现在眼前,这段天方夜谭般的真实往事,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初。
  那年,月亮田矿派了两台车,给附近台子田村拉洋芋种,我和任司机,另外还有跟车实习的小刘和小陈接受了这次任务。
  台子田村生产队长老张和会计小张,将早准备好的麻袋和几十斤米装上车后,我们一行6人就向威宁县出发。到了威宁县后,一打听,与威宁县邻近的赫章县妈姑村,洋芋种最便宜,才三分五厘钱一斤。
  天色已晚,只得在威宁县住上一宿。第二日,便慢慢向妈姑村开去。雾太大,四十多公里的路程,竟走了五个小时,才到了那云遮雾障的小山村。
  张队长找到该村的毛队长,敲定了装洋芋种的事。说好从下午开始收购,第二天中午前必须保证收足两车。
  收洋芋种的事基本办妥后,张队长对毛队长说:“请毛队长给安排一下,我们这帮人住在哪里,我们好把带来的米拿过去,早点做饭,到现在还没有弄到午饭吃。”
  毛队长面呈难色,说:“先前有人来,都是住村里杜老汉家,可最近他家娶儿媳妇,还不到一个月,不知方便不方便?我得先到村里看看,住在谁家合适?”
  半个多小时,毛队长回来,叫我们还是跟他到杜老汉家去住。一边走,毛队长一边向我们介绍杜老汉家的情况。他说:“杜老者家,在我们村子算最富裕的,他是外地人,见过世面,是国民党逃兵躲在我们这里的。”
  张队长问:“他原籍是什么地方的?”
  “光听说他的老家是湖南的,在什么县就不清楚了。”毛队长接着又说:“他家儿子刚娶了一个彝族姑娘,还不到一个月。”
  张队长说:“住在他家不太好吧?”
  毛队长说:“先前我也怕不方便,但杜老者热情好客,说没有关系。”说话间,来到杜老汉家门前,进得屋去,老两口都非常热情,门边火塘边上砂罐中的土茶已经沸腾,围火一圈烤黄的洋芋透出香味。大家围火而坐,杜老汉递给每人一个玉米骨头(用于搓去洋芋烤煳的皮),对大家说:“听毛队长讲,大家还没弄到午饭吃,就先垫一垫肚子吧。”
一次支农(上篇) - 火山 - 火山的博客一次支农(上篇) - 火山 - 火山的博客一次支农(上篇) - 火山 - 火山的博客  手拿玉米骨头,像锉刀一样修理着洋芋的煳皮,边吃边喝着土茶,茶水又涩又苦,但很提神。我抬头环顾了一下屋内的陈设,进大门靠火塘边的厢房有板壁,另一侧厢房还没有装上板壁,和堂屋还通着。能看见两张简陋的木架床铺着玉米草,上面垫着一块羊毛粗毡。有板壁的厢房,是杜老汉儿子的新房,门关着,门上还贴有红喜字。
  这时门外有人喊:“洋芋客,出来把你们要的鸡称一下。”
  队长老张从火塘边站起来出去了,一会拎着两只大公鸡进了门,张罗着烧水宰鸡。
  任司机说:“这两只鸡真不小,花了多少钱?”
  张队长说:“十三斤六两,给了他十五元。”
  杜老汉说:“你们买贵了,一块钱一斤都是最高的,毛鸡肉价嘛。”
  半盆浑水烧开后,杜老汉叫他的儿子帮忙把鸡杀了,煺完鸡毛的水,被倒在了猪食锅里去煮猪食。
  见此情形,我开口问道:“这里吃水很困难吗?”
  杜老汉告诉我:“壮实的年青人,一天才能背两趟水,平时煮猪食饮牛的水,都要很早爬起来,拿个勺子到牛脚迹窝里一点点舀起来。”
  很少的一点清水把鸡清了一下,砍成块后,张队长对杜老汉说:“杜老爹,把你家的油分点出来,到时我们一起算钱给你。”
  杜老汉说:“只有一点菜油了,还是小孩办事剩下的。”杜老汉叫老伴把油找出来,用个一斤的酒瓶装着,最多四两,还黑黑的。杜老汉接着说:“费了很大劲,在黑市上才弄到两斤,去年的猪又小,被邻居家分了一半(当时国家政策是购五留五,两家人喂两头猪,拿一家的上交任务,另一家杀猪后,两家平分),早就没有肉了。”
  油全倒在锅里,杜老汉家拿来了洋芋片,炸了一大盘,锅中的油所剩无几,把鸡肉放进锅中随便炒了一下,放上点干辣椒,加上水后就炖了起来。
  屋外天快黑了,雾更浓了,二十步开外什么都看不见。浓雾中夹杂着牛毛细雨,打在脸上,凉飕飕的。张队长请杜老汉的儿子去坝子上叫收洋芋的会计小张停止收购,回来吃饭。
  另外的一座火塘上,杜老汉家的饭也蒸熟了,我揭开来,见是玉米、荞麦和洋芋粒三掺和饭。
  张队长请杜老汉一家与我们同吃,老汉一家推辞不过,就把饭菜并过来一起吃,加上毛队长,十一个人一大桌,却也热闹,杜老汉还把家中舍不得喝的老酒也提了出来。
  那顿饭吃得是那样的香,就像一家人一样,杜老汉的酒也被喝光了,在火塘中火苗的映照下,个个脸上透出红光。饭后,围着火塘,扯着家常。
  可以看出,杜老汉对人生极大的满足,他说:“成功逃兵后,本想回老家,但老家已没亲人了,也就没有回去。快40了才成家,娶妻生子后,日子一天天好起来,现在有吃有穿,又不担惊受怕,哎!就在这里了,何处青山不埋人。”
  夜深了,煤油灯的灯油也燃光了,杜老汉把我们几个人分了一下住处,宁静的山村,不时传来一两声狗叫声。


原作者: 火山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44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